记者走访临高临城镇12家幼儿园 8家无法提供办学许可证

首页

2018-10-26

    本报讯连日来,本报接到多个热线电话,均来自临高的幼儿家长,他们有的反映身边的“问题”幼儿园,有的吐槽孩子入园难。

记者根据家长投诉走访发现,临城镇12家幼儿园,仅有4家有证。

8家无法提供办学许可证的幼儿园中,其中有5家明确表示是无证办园,有几家已被教育部门责令停办却仍在办学。 记者张野文/图  走访  部分家长明知幼儿园无办学资质,还是把孩子送入园  10月11日,记者走访了临高县城12家幼儿园,分别是小天使幼儿园、未来星幼儿园、金谷子幼儿园、新启圣幼儿园、喜洋洋幼儿园、春田花花幼稚园、先锋幼儿园、富兴兰苑幼儿园、新兰苑幼儿园、康康幼儿园、蓝天幼儿园和亿童幼儿园,其中有5家幼儿园明确表示并未取得办学许可证,3家表示有证但现场无法出示,仅有4家幼儿园向记者展示了《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》原件或复印件。

  面对记者的疑问,部分幼儿园对无证办园不以为然。

小天使幼儿园负责人表示,未取得许可证是因为办园面积不达标,“我们的幼儿园面积只有600多平方米,面积不够。

”该负责人说。

  未来星幼儿园相关负责人则表示,他们目前刚搬到新园区,消防验收已通过,正在办理办学许可证。

富兴兰苑幼儿园负责人则表示,他们的办学许可证已经过期,新的许可证正在办理中。

  记者了解到,这些无证幼儿园少则开班一年,最长的也有四五年,在园的孩子少则70多人,多的达到上百人。

大部分家长对幼儿园是否取得办学资质毫不知情,有的家长明知道是“黑幼儿园”,却还是把孩子送了过来。 “我们住在附近,周围没有其他幼儿园,不在这上学我们要去哪儿上”亿童幼儿园一名家长表示。

  老鼠爬进厨房,校车临时号牌过期……“黑园”条件堪忧  除了无证办学,部分幼儿园在办园规模、人员配备、饮食条件、住宿条件和消防设施等方面均不尽如人意,有些甚至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。   走访中记者发现,很多幼儿园都是由民房改造,不仅面积狭小,有些甚至连一个露天的活动场地都没有。

在康康幼儿园记者看到,整个幼儿园内光线昏暗,沿街而建的幼儿园没有活动场地,孩子们只能在民房中庭一块几十平方米的狭小空间活动,不远处的大智慧幼儿园也同样如此。

  在小天使幼儿园内记者看到,给孩子们做饭的厨房极其简陋,盛装食物的器皿和孩子的餐具随意摆放在操作台上。 采访过程中,记者还看到一只老鼠蹿上厨房操作台,饮食卫生状况堪忧。

  此外,在小天使幼儿园外停放着一辆无牌校车,玻璃上贴着一张临时号牌。 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辆车是他们7月份刚买的,临时号牌在8月份过期了。 但是记者仔细查看发现,临时号牌的有效期截止到今年2月份。 见记者发现这一情况,该负责人马上改口称自己刚到幼儿园不久,对这个情况也不了解。

  在先锋幼儿园,四五辆电动车停放在孩子们玩耍的空地上,两个正在玩摇摇马的孩子,几次差点碰到电动车。

“这些电动车都是幼儿园老师的,因为停在外面怕被偷。

”该园一名老师告诉记者。   走访中记者发现,很多幼儿园在孩子的活动区域停放电动车,并且没有人会注意在周围玩耍的孩子,一旦电动车被碰倒砸到孩子,后果不堪设想。   现状  两年前被教育部门责令停办的“黑园”如今仍在办学  2015年到2016年间,我省媒体曾对临高“黑幼儿园”扎堆进行报道并引起相关部门和社会的关注。 2016年1月,临高县教育局更是对全县65所“黑幼儿园”下发了责令停止办学的通知,要求这65所幼儿园禁止春季学年招生。

但是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很多当年上了黑名单的幼儿园仍在办学。   2015年,媒体点名曝光了临高新兰苑幼儿园和和金谷子幼儿园无证办园,当时临高县教育局表示会立即叫停。

  10月11日下午,记者在金谷子幼儿园的操场上看到,老师们在带着小朋友在操场上跳舞。

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该园园长,电话中对方称因办园面积不达标,所以一直没有拿到办学许可证,“教育局不是责令停办了么,为何现在还在开园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对方闪烁其词,只是一直在强调“目前已经找到达标的场地,会马上搬迁,搬迁后就可以办证了。

”  随后,记者又来到新兰苑幼儿园,一名老师告诉记者,园长在外出差,并提供了园长的电话。

记者拨通电话表明身份后,对方马上挂掉电话,再拨打已无人接听。

  此外,喜洋洋幼儿园和先锋幼儿园也是2016年临高教育局责令停止办学的幼儿园,面对记者“是否取得办学许可证”的疑问,这两所幼儿园的老师均表示不知情,并且拒绝提供园长的联系方式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未取得许可证的亿童幼儿园早在3年前就已被媒体曝光,并在2016年被临高县教育局责令停办,如今却仍在办学。 记者发现,该幼儿园距离临高县教育局仅有数百米距离。

  部门  公办幼儿园学位供需失衡为“黑园”滋生提供土壤  临城镇为何会有如此多的“黑幼儿园”面对教育部门的整改通知,这些“黑幼儿园”为何视而不见屡禁不止带着疑问,记者采访了临高县教育局局长黄族光。   “临高确实存在一些非注册幼儿园,一些幼儿园无证办园多年屡禁不止也是事实。

”黄族光表示,非注册幼儿园属于违规办园,是不符合招生条件的。 “目前临高县共有注册幼儿园80多家,不完全统计的非注册幼儿园有四五十家。

”黄族光表示,临城镇“黑幼儿园”扎堆的情况,教育部门一直知晓,但由于一些现实原因,问题没得到根本解决。

  “其中一个问题就是供需平衡问题。 ”黄族光介绍,目前临高县大部分“黑幼儿园”主要集中在乡村,而这些乡村公办幼儿园较少,“临高县共有10个镇170多个行政村委会,适龄入园儿童多,公办幼儿园又没有充足的学位能够满足这些孩子的入园需求。 有些无证幼儿园,我们责令停办后,家长们又有意见,因为他们的孩子没地方上学。

”黄族光说,供需失衡是很多“黑幼儿园”生存的根本,也是取缔难的一个主要原因。   “另一个问题是执法力量薄弱。

”黄族光坦言,目前他们在幼儿园管理工作上确实存在缺陷,主要原因是人手不足,“整个教育局只有15个行政编制,要负责全县包括幼儿园在内的100多所学校的教育工作,做到面面俱到真的太难了。

”  此外,黄族光还表示,教育部门作为行政单位,没有执法队伍,执法力量薄弱,无法对“黑幼儿园”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。   对策  今起对全县幼儿园摸底排查,“疏堵结合”净化办学环境  黄族光介绍,“黑幼儿园”拿不到办学许可证,一方面是硬件条件不合格,另一方面是师资水平不达标,“现在办学标准越来越高,之前我们对办园面积的要求是五六百平方米就可以了,现在提高到了1350平方米,这样一来,很多之前拿到办学许可证的幼儿园就无法通过审核,一时间又很难找到合适的场地,就成了‘黑园’。 ”  而在师资方面,有些幼儿园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聘请有学历资格的教师,无法达到发证标准。   基于以上种种,黄族光表示,全面取缔“黑幼儿园”在目前看来是无法完成的,教育部门只能采取“疏堵结合”的办法,逐渐净化幼儿园的办学环境,“‘堵’就是坚决打击,对一些非常恶劣的黑幼儿园要坚决予以取缔,‘疏’就是要引导和培养,对于一些办学条件还不错的无证幼儿园,我们要引导帮助他们改善条件,尽可能地达到办证标准,但是这个过程可能会比较长,需要做的工作比较多。

”  黄族光介绍,目前临高教育局已制定计划,从15日开始对临高县幼儿园进行一次全面摸底,对一些条件很差的“黑幼儿园”组织力量予以取缔,对有条件的幼儿园进行一次全面的引导。

“通过检查,我们会提出问题,指导他们进行整改,整改达标后进行复核,复核通过了就可以下发许可证了。 ”黄族光说。